符庆文与海南省临高县博厚供销社事实劳动关系争议纠纷案

首页    法律顾问    尽职调查    符庆文与海南省临高县博厚供销社事实劳动关系争议纠纷案

关键词: 临高县,海南省,纠纷案,供销社   

 

符庆文与海南省临高县博厚供销社事实劳动关系争议纠纷案海 南 省 海 南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2004)海南民二终字第18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符庆文,男,1956年8月生,汉族,现住海南省临高县博厚供销社宿舍。

 

      

  委托代办署理人王照龙,现在海南美裕珠宝有限公司工作。

 

     

  委托代办署理人王琼金,系符庆文的妻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海南省临高县博厚供销社。

 

     

  法定代表人陈皓,该社主任。

 

     

  委托代办署理人黄燕飞,海南省临高龙力糖厂捍卫干事。

 

     

  上诉人符庆文因事实劳动关系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临高县人民法院(2003)临民一初字第2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 1980年开始,原告符庆文在被告博厚供销社当职工。

 

     1999年5月10日,被告与内部职工签订第四轮"博厚供销社门店承包经营合同书",当时原告是被告办公室的杂工,工资由被告按办公室职员发放。

 

     被告依据1999年2月1日临高县供销合作联社文件临销字(1999)6号《临高县供销合作联社关于作好治理职员定编工作的通知》,被告拟定治理职员编定报县供销合作联社。

 

     同年5月17日,县供销合作联社文件临供销字(1999)32号《关于博厚供销社治理职员编定的批复》,确定了被告的治理职员,原告不是被确定的被告的治理职员。

 

     从2000年9月份起,被告未按办公室治理职员给原告发下班资,致使原告待岗至今。

 

     原告被停发工资后,到2003年9月23日才向临高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

 

     2003年9月24日,临高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通知原告不予受理案件的主要理由: 该申请书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八十二条划定的时效。

 

     原审法院以为,被告治理职员定编后,原告未被定为治理职员,从2000年9月份起就未按治理职员发下班资,致使原告待岗。

 

     原告停发工资后到2003年9月23日才向临高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原告的申诉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八十二条划定的仲裁申请期限,且临高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不予受理案件的通知书。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合用法律若干题目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三条之划定,判决如下: 驳归原告 符庆文的诉讼哀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33元,由原告负担。

 

     判决宣判后,原告符庆文不服,提起上诉称: 一,上诉人的诉讼哀求没有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

 

     上诉人被停发工资的事实固然发生在2000年9月,但当时被上诉人以不属于定编的职工没有福利待遇以及单位经济难题发不出工资为由欺骗上诉人,使上诉人信认为真,并因此没有再找被上诉人问明工资的事。

 

     直到2003年10月,上诉人发现与上诉人同样情况的职工也有工资,才知道权利被侵害,根据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劳动法〉若干题目的意见》第八十五条划定"劳动争议发生之日是指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因此,上诉人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应是2003年10月以后,而不是2000年9月,并没有超过法定的仲裁时效,一审以超过仲裁时效为由予以驳归,显失公正。

 

     二,被上诉人停发上诉人工资没有法律依据。

 

     上诉人是被上诉人的正式职工,在被上诉人处工作了24年,在没有与被上诉人解除劳动关系及对作出任何处理决定的情况下,无端停发上诉人的工资,终止了上诉人的各项福利,被上诉人的行为违背了劳动法及相关的法律划定,损害了上诉人的正当权益。

 

     三,劳动争议案件的诉讼费应为50元,但一审收了上诉人499元,违背了最高法院有关诉讼费的收费划定。

 

     综上,一审错误,哀求二审1,撤销(2003)临民一初字第299号民事判决。

 

     2,判决被上诉人补发上诉人38个月工资共计9784元。

 

     3,判决被上诉人自2003年12月起每月支付上诉人糊口费210元。

 

     4,由被上诉人承担一审及二审全部诉讼用度。

 

     被上诉人临高县博厚供销社答辩称: 一,依据临供销(1999)32号批复上诉人不是被确定的被上诉人的治理职员,于1999年间,被上诉人对富余职员自行消化,公然招标入行第五轮承包实施方案解决富余职员就业,原告抛却投标,视为自谋就业。

 

     对此,上诉人哀求补发38个月工资及自2003年12月起每月支付糊口费210元无理。

 

     二,一审对本案认定事实清晰,法律关系定性正确,合用证据恰当,审讯程序正当,哀求二审维持。

2019年1月22日 08:59
浏览量:0
收藏